啊啊啊辰

叶筱玮!!!
他是建军大业里的陈毅将军,
    是最强男神里的黎辉,
    是天坑鹰猎里的杨烨。

筱玮哥哥的天坑鹰猎即将上线!

有很多情况下,我需要的是安慰。
而不是这样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慢慢地感觉到我似乎能理解朴正洙的那种心理状态了。我不知道,我现在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不爱说话,这么喜欢独自一个人出行。不知道为什么,经常会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令人窒息的绝望。
回想起高中,除了短暂得不能再短暂的一点点回忆,其他的,我真的不愿意想起。高中三年的压抑不是从学习上来的,而是从其他人身上来的。所有老师都说我开朗乐观,可是没有一个人能看到深夜躲在被窝里哭泣的我。被人针对,被自以为跟自己关系很好的人针对,那种无力感真的无可言说。甚至有无数次的在梦中被吓醒。那个主导的人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,之前他的问候,可能他觉得我不会怎么样了,但是真的不可能,我能回你话,就是我对你的最大的善意。从高一开始,不知道因为什么,就莫名其妙地被人diss,同班里的初中同学也慢慢地开始讽刺我,不理我,我不知道为什么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,甚至有些事都传到了其他的班级,整个班几乎没有一个真心对我的人。当高三下学期,那个初中同学突然给我说,觉得当年信错了人,觉得当时对我的意见简直是丧失了理智。我听了之后,只是笑了笑,可是我真的想哭啊,凭什么啊?凭什么我要莫名其妙地承受那么久的谩骂?!凭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被扣上了如此之多的帽子。
高三,还好,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,很多人终究还是能看清事实的。可是呢?没想到的是另一个人,这个人我不想多说,虽然他没有像之前的那个人一样,但是当时我也确实像是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进了海里,只能等着下坠,没有别的办法。
高考失利,这件事,其实我早就已经预料,以我高三下学期的心理状态,高强度的专注学习,完全没有可能,我自己心里很清楚,可是所有人对我的期望,让我根本无法说出来,他们都希望我能考一个很好的学校。可是陪伴我的,永远只有夜里的泪水。我真的累了,很累的,那三年,我真的没办法好好回忆,真的没有办法完完整整地回忆。
还好的是大一,我遇到了一群很可爱的人,我真的很开心,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能慢慢地不去想起曾经的一些事,那种所谓的窒息感也开始慢慢离开。
可是,好景不长。随着大二的到来,我开始慢慢看到了一些事情的阴暗面,开始因为我不愿意违背本心而又被刻意针对,那时如果不是有两个小伙伴一起被针对,可能那半年我根本无法支撑下去。好在有他们,还有一个随时随地给我们温暖的小姐姐。一个多月的助班,剩下几个月的吃力不讨好,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走下去,当时真的也是闭上眼睛都想哭,是无力的,恐惧的,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。我只能努力的跟他们周旋,只能通宵去做那些他们觉得很好的东西,当时的疲惫是身心的,一直都在说想好好歇歇,想能彻底地松一口气。就有了大二下学期的出走,就有了现在的台湾之行。虽然我是想逃离那个牢笼,但是现在看来,我似乎走进了另一个没有出口的山洞。
来到这里,我真的是明白了朴正洙的关种,那是极度孤独才会有的想法啊。我也渴望关心,我希望别人能给我一点点的力量,因为我真的感觉,很不舒服,很想知道彻底的放松是一种什么感觉。
很多事,我都不敢跟父母讲,有些事也讲过,但是他们似乎理解不了我的这种所谓窒息感的心境。
我真的很胆小,很没有承受力,有很多行为我也没法接受。我真的累,很累了。

但我不知道跟谁说。
只能在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,说着我的事。

或许,该睡觉了吧。

王凯同学!
你说,第一次来到剧组的兴奋。
是不是因为某胡啊?!
你说!你说!!
我不管,这是糖,可甜了。

都已经四年了,你还是能说出萧景琰的台词,一字不差。
我们都知道,萧景琰对你而言是多么的重要。哎呀,四年了,好快啊。

遇见.台湾(一)

         来台湾十多天了,开学也两个星期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台北是一座很温柔,很干净的城市,虽然街道上没有垃圾桶,但是也确实是没有垃圾。空气湿润,或者说是潮湿,润润的,全然没有北方的干燥,作为一个纯正的北方妹子,这里的一切似乎都让我好奇。
         走过了几个夜市,吃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当地小吃,喝了一杯又一杯的珍珠奶茶,去了台北故宫,逛了101,看到了这个城市的流光溢彩,也看到了这座城市的晨光熹微。很开心的是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出现任何水土不服的情况。
         来这里读书,是我一直很期待的事情。原来一直处在类似的空间,接触的东西也大同小异,我迫切地想要逃离原来的那个地方,想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,彻底的放逐。这里,我不认识任何一个人,所有人对我而言都是陌生的,所有的地方我都没有去过,一切都是新奇的存在。而我也希望遇到一个全然不一样的自己,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的课程很惊喜,是一种之前从来没有接触到的。英语老师上的第一节课,就开始讲shit,台生一脸如常,只有我在空调的风中凌乱。叶基固老师上来就说,干嘛选我的课?我心里默念还不是因为你讲的好。教文化经纪人的老师,点到我的名字后,说了一句,来的很早,一看就很有学习热情。并不是我来的早,只不过我是上课前进来的而已。艺术概论的老师开口讲课后十分钟,我才反应过来,原来,他真的是老师,尴尬……上第一节课的时候,我都习惯性地谷歌一下老师,每次的结果都让我惊讶,看似其貌不扬的结果是各路大神。这样的师资,这样的教学,也确实是我在原来的学校无法接触到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抽空去了一趟台湾大学,建筑都很有年代,也很有风格,学校周围很繁华很现代化,可是进了校园里,那种现代的浮躁瞬间消失,走在一旁的小道上,看着骑着单车的学生,仿佛这里是城市中的净土,安安静静,尤为低调。醉月湖旁边的树上竟然有几个小松鼠,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松鼠,更没有在除了动物园以外的地方见到。当时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说的似乎就是如此。我在我的世界,你在你的世界,我不打扰你,你不打扰我。

不要问我下面会写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
以及,珍珠奶茶给的珍珠是真的多。
        完毕!

说到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我马上就要做到了,虽然不是简单的旅行。

碎念(四)

其实,我还有一个乐乎的号。
就想说说,在那个号上经历的一些小事情。
主要关于我喜欢的一个明星的粉丝,我自认为是个老粉了,毕竟我喜欢他的时候,那些人还不知道在哪。之前有人说这家有些粉丝很吓人,当时的我还觉得肯定是有人冤枉,直到我用大号发了个文章,好像有些事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我一直很难理解他们的做法,或者说不只是这家,还有很多很多家,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能仔仔细细地思考一下,一言不合就掐架的本事我还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他们所谓的正义指的又是什么?他们心中的标尺又是什么?网络成功地给每一个人蒙上了一层面纱,谁也看不清谁,谁也不为谁的言论负责。自以为自己是在声张正义,是为了自己的偶像好,但实际呐?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行为已经给自己的偶像抹了多少黑。这所谓的群情激愤,难道不是另一种的网络暴力么?花样百出的骂法,也让人受教。几年前,在我还处于那个非主流年代的时候,我亲身参与了一场骂战,规模很小,涉及的人也不怎么多,也是粉丝之间的掐架。我当时也不怎么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,我上来就和对方挑事的讲理,她骂了我两句,挺难听的,但当时我的语言匮乏,对骂人这事还真不在行,被骂,但只能继续讲理。后来她给我回了一句,“你是讲理的,我不和你吵,你们家人要都和你一样就好了。”从那之后,我再也不参与这类骂战。那个姑娘我已经不记得她的网名了,但我仍要谢谢她,她让我知道,也更坚信,骂战这东西完全可以避免。
但好像如今这个社会,如今这个圈子,粉丝的骂战在所难免,有公司还认为这样的掐架有利于艺人人气的增长,其实很多起掐架的原因都是有人在幕后指引,从而带动了大方向。这东西真的很可怕,我相信亲身经历过的人都知道粉丝圈的复杂与疯狂。在被这些刺激到后,我开始觉得喜欢一个人,默默喜欢就好,我不参与他的事,也不会因为他而影响我的事,他就是的精神上的支柱。不要因为其他人而改变了你的人生方向,要知道,你是为自己而活。
现在,我越来越不喜欢找粉丝群,越来越不喜欢去参与一些集体活动,就当是被骂怕了吧。
我没有说任何一家粉丝的意思,只是单纯地说一说粉~圈的事,不要对号入座,更不要曲解我的意思。别嫌我费嘴,真是被骂怕了。

碎念3.5

我就知道会这样,我就知道这天不会远。恍然发现,除了小花瓶,还真没有能说两句真心话的人。朋友虽多,没有交心的,也是可悲。

随手写了几句。
我的新墨水。很喜欢。
虽然有一瓶最喜欢的碎掉了。

碎念(三)

开会,说是要专业分流。
总归还是对影视感兴趣,那就学艺管吧!想做自己喜欢的影视作品,想做自己的故事。又是一个转折点,好像每次到所谓的转折点的时候,我做的决定都很随意,也不知道,这条路,能给我带来什么。
还是那句话,唯心而已。

来这座城市上学,是我没想到的,其实最开始的时候,我都有点抗拒,因为这好像与我所想的城市不一样。她不够秀丽,更不是冷艳,我完全找不到用来形容这座城市的词语。
坐在公交车上,看着周遭的景致,这座城市夹杂了太过复杂的元素,她经历的太多,岁月似乎磨平了往日的风华。
去找姐姐,周末放风的日子就是愉快。

周六,去了一个局,一个荣迷的局。
我觉得,大学,一定要认识更多的人。想到舍友说的,刚见面的时候,我就是个救场王,一旦冷场,就到了我闪亮登场的时候了。和陌生人相处,并不是什么难事,一个共同的话题,就可以聊很久,咦?我这好像不是《如何与陌生人交流》。
其实想想也是很神奇的,一群有共同爱好的聚在一起,聊着我们喜欢的那个人。也许曾经的我们,没有任何交际,却因为一个人而相遇。

周天,在宿舍瘫着瘫着就忘了写东西了,宿舍就是和安乐窝,颓废窝。刚刚写完稿子,配完音乐。说实在的有点激动,像是自己的孩子。
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想去很多没有去过的地方。
开学后,我就说过,这个学期,一定要多走走。
不后悔。